天气预报: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www.betway58.com >> 莘莘学子 >> 蒲钟文学社 >> 正文
到达不了的远方
【字体: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生命就像是一个暗语,人们永远在到达远方的路上,却又未曾靠近。我们离开熟悉的地方,开拓不同的领域,寻找各种未知的答案。

为渴求而追求。人生五惑:贪、嗔、痴、慢、疑,贪为五惑之首,人之欲由,犹有四端之说,我们一生都在为他物所诱惑,如名利权势,如物欲身享。但也有为远方寻而不得的真理和知识汲汲追求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追求者。苏格拉底有一句名言: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他的博才让他洞见了自身的局限,他的渴望让他立于古希腊街头不知疲倦地进行真理的探讨,也正是对于真理的坚持,结束了一个伟人的生命,同时开启了哲学研究的新时代。他确实是一个追求者,对知识的渴求使他脱离那个时代对宗教自然的绝对崇拜,将整个希腊的目光投向了自身。

以追求去开拓。米兰·昆德拉在他的《帷幕》中这样写道:“塞万提斯派堂吉诃德去撕开世界的帷幕。”这是一位带着反讽意味和悲剧色彩的人物,本着荒诞的追求,踏上征途并付出代价。最终他也承受了这迷人的错,临终前躺在病床上看着身边来往的亲人,毫无伤感。一切荒诞都是他的胜利,他的追求赢得了自由,偏离和全新的轨道。就像是房龙笔下那个年轻人,因第一个看到外面的世界而被时间老人处死,也因这种颇具去远方开拓的精神,这种牺牲让人们看到了远方的天地。东汉的张衡在《应闲》里说:不索何获。追求的信念是勇者的姿态,是开拓的先驱。

因开拓而完整。离开熟悉的地方,到远方去,才有了生命完整的风景。尼采勇于承认他的时代是“上帝已死”的时代,他率先否定了生命的意义,却开拓了另一种境界:承认生命无终极真理,但不要因此消沉。他对远方的找寻,体现了人性的尊严。这种全新的酒神精神,在《悲剧的诞生》中,尼采运用这两个术语解释了古希腊文明发展的独特性。这两个在希腊悲剧中起着相当重要作用的原则与阿波罗神和酒神狄奥尼索斯相关联。阿波罗原则讲求实事求是、理性和秩序,酒神原则与狂热、过度和不稳定联系在一起。

弥补了信仰损毁的世界,尼采也因此而完整。人类越来越懂得\离开宗教的拐杖,以人类的尊严行走,前进。这种对未知远方的开拓,为人类认识自我、寻找心灵和人格提供了一种参考。人类永远也到达不了那个远方。但我们永远在去远方的路上。